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疫情期间你VR旅行了么?

发布时间:疫情期间你VR旅行了么?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世界90%的地方都限制出行。尽管疫情缓解了污染,但它对旅游业的打击是毁灭性的。那么,人们对虚拟旅游的兴趣能否延续到疫情之后?VR技术能否始终吸引人们关注?

  春暖花开,往常到室外拥抱春天的人们,可能只能依赖虚拟旅游了。虚拟旅游备受专家推崇,因为这种环保的游览方式可以缓解旅游超限难题。

  如今,全世界90%的地方都限制出行,许多怀揣着探险梦想的人们正在借助虚拟现实(VR)去探访马丘比丘或加勒帕格斯群岛。这种技术减少旅游业碳足迹的潜力显而易见。新冠疫情封锁甚至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生态效益,空气和水质量都有所提升。

  尽管疫情缓解了污染,但它对旅游业的打击仍然是毁灭性的。那么,人们对虚拟旅游的兴趣能否延续到疫情之后?VR技术能否始终吸引人们关注?

  多年来,航空公司、旅行社和旅游局都在用VR技术向潜在游客推销旅游目的地。Global Data机构的旅游分析师、一份VR旅游产业报告的作者Ralph Hollister认为,眼下,「新冠肺炎疫情或许能让VR摆脱‘小把戏’的形象。」

  虚拟旅游体验的受欢迎度正在飙升。VR旅游公司Ascape的首席执行官Valeriy Kondruk称,该公司APP的下载量在12月份(传统旅游旺季)增长了60%,且自1月至今已翻倍。Kondruk称,即便往常使用Ascape公司VR内容的航空公司和旅行社都已经暂时停用账户,但教育工作者和疗养院的工作人员对VR内容的兴趣依然有所增加。

  对于像马丘比丘之类的热门目的地,虚拟现实体验有助于分流一部分游客,减少当地基础设施的负担。

  不过,在「用虚拟现实来先试后买」和「把虚拟现实当做目的地本身」之间,仍然存在巨大的鸿沟。首先,这项技术并不成熟,360度的虚拟现实视频常常需要通过头戴设备或APP来观看。这些设备又贵又重,会引起头晕恶心,而且戴上30分钟以上就很不舒服。Hollister说,APP没有这些问题,但效果没那么出色。

  感官受限是另一个障碍。视频关注于声音和图像,观看者却不能闻嗅、触摸或品尝。此外,VR体验一般只有几分钟,很难与一场十几天的西班牙之旅相提并论。当然,「虚拟现实」一书的作者Samuel Greengard称,一些研究者正在致力于研发更加沉浸式的VR特征,比如触觉服装。但是,尽管增强感官体验的全身型套装能让亚马孙雨林或南极的视频更加真实,但它仍然无法满足驱使我们去旅游的深层次需求。

  旅游者并非本地人,也并非商务旅行者。旅游者行程的指向性更弱,而更关注于新体验和新发现。美国圣克拉拉大学研究VR的哲学学者Erick Ramirez认为:「这恰恰是虚拟现实无法重构的。」

  他把虚拟现实的未来比作一个经典的思想实验:想象你把自己连在一台「体验机器」上,只是永久地感到快乐。Ramirez说,设计这个实验的哲学家Robert Nozick认为「没有人想被连在这样一个东西上」他说,「我认为,游客体验的价值蕴藏在‘做’,并不只在‘看’和‘听’,而VR很难复制」。

  我们不只是想做事情,我们还想成为能决定做什么的人。虚拟旅游本质上是被人构建出来后‘喂’给我们的,我们所能看到的世界局限于某人能拍摄或能构建的范围。Ramirez认为,这就是「参团游览中最独裁主义的一面」。

  虚拟现实的范围仅限于它被构建的范围。在虚拟体验中,你无法选择在小巷里闲逛,然后走进一家迷人的咖啡店,除非这些选项早已被程序员设定好。

  某人如果真的去了印度,就可以决定去哪里,去看什么。他们会为自己、为他们所了解到的东西而感到惊讶。通过视频去印度的人,可能永远看不到VR制作公司为了让体验更愉悦而遮掩的内容。玩AG最好什么时间玩,Ramirez说:「比如说,埃隆·马斯克设计的旅程,与生活在印度的工薪阶层所涉及的旅程看起来可能大相径庭。当我们进入这些热门的VR体验时,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谈及我的个人体验,我2015年体验过VR旅游。我当时使用Oculus眼镜体验了加拿大温哥华北海岸的一小段旅途。这段演示片非常漂亮,跟实地非常像(我四年后到过那里)。不过,在其他方面还是存在一点差别。一部分差别是感观层面的:现实中的风吹到我皮肤上很冷,而且我能触摸到水。但是,最大的区别在于我身临其境的专属性。亲身的体验只会发生在我身上,对于听到什么、看见什么,我能够完全掌控,而且,如果我想,我能看见并选择其他东西。

  法国南部的旧石器时代岩画遗址Chauvet-Pont-d’Arc非常脆弱,不允许游客亲自进入。附近的一处复制品则可以让游客欣赏岩画的副本。这种方式与虚拟现实旅游体验很相似。

  虚拟现实可能永远也取代不了传统旅游,但它仍然能提供一些有趣的可能性。如果这项技术变得足够复杂,我们中间环保意识较强的人,尤其是致力于减少我们的碳足迹的人(或者对「飞行羞耻」很敏感的人),可能会更倾向于这种逃离方式。VR旅游确实能让自身无法到达某些标志性景点的人们获得一番体验。最重要的是,它能把人们带到无法进入的一些地方。

  例如,法国南部有一处世界早期的岩画遗址。由于这幅旧石器时代的岩画十分脆弱,该遗址禁止公众进入。不过,距离原址仅仅6公里的地方就有一个完整的复制品。Ramirez认为,虚拟现实也能以相似的方式来展示全世界的遗址,甚至更加便捷。Global Data机构的Hollister也认为VR在重现历史名胜过程中能起到独特的作用。Ascap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Kondruk称其公司一直在与越南一家大旅行社合作,构建该国政府限制旅游者进入的区域。

  最终,虚拟现实对旅游的影响将取决于新技术的演进与应用。截至目前,相关进展正与日俱增,但其程度尚不足以扰乱旅游产业,或在疫情结束后使旅游相关的碳排放减少。但使,好比旅游平台的纸媒与社交媒体能提供真实探索中的一些发现,虚拟现实也能把遥远的地方拉近眼前,并以此来激励游客,无论他们将来去或不去什么地方,都能遵循可持续发展的方式。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